久任

主要是记录工作进度、内容和花痴用的地方,嗯。

【老许药】一个段子

花擦!我个文盲居然洞着洞着洞出个段子……还写出来了……


梗接 @芝士焗龙虾 的《有灵》

关于最后一句老许对老药说的话是虾太太的那篇《辛未》里的私设~

------------------------------------------------------------

自从那日药家小子风尘仆仆、一身寒气地闯进四悔斋,塞给许愿一个莲瓣茶盏之后,许一城的眼皮就一直跳,总感觉这茶盏里藏着什么。某天没忍不住,伸手擦了擦,竟然擦出个药慎行的魂。

许一城看着飘乎乎一脸未反应过来的药慎行打趣道:“药大哥您这是在效仿天方夜谭里的阿拉丁神灯啊,我是不是可以许个愿了?”

花了半柱香功夫了解自己现状,顺便弄明白了许一城嘴里的神灯是个什么玩意儿的药慎行抬眼看了看他。

 “那你……有什么愿望?” 

许一城笑得眼睛都弯了,说那就让我去投胎吧。

药慎行想了想,摇摇头。

“不能”。


许一城又说那让我变成人吧。

药慎行嘴角抽了抽。

“不能”。


许一城背着手总结,药大哥你这茶盏神是赝品啊。

药慎行白了他一眼,心说我要是有这能耐早就投胎去了,还能站这儿陪你抽风? 


药慎行自从被许一城‘擦’出来之后每天都盯着许愿,仿佛要把他身上看出个洞。

 “药大哥,你不会是看上我孙子了吧?”观察了好几天的许一城忍不住开口。

“胡扯!”药慎行气得满脸通红。


虽然句是玩笑话,但之后不知是不是药慎行自己也觉得不妥,总之便不再盯着许家小子了,开始盯着屋子各个角落,在许愿外出的时候,还会大胆翻个箱倒个柜,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人死之后不去投胎,大多是心愿未了。许一城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但药慎行应该是知道的,他想帮他,可每次问起,药慎行却把嘴一抿,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许一城只能作罢。

直到有一天,许愿把尹鸿的工具带回四悔斋。许一城看见药慎行的眼睛都亮了,整整一个下午他就坐在工具前,叫他也不理,似在想些什么。

晚上趁许愿不在,药慎行把许一城叫过来,桌上的工具旁多了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崩口瓷瓶。

“我要走了。”

“去哪儿?”

“去投胎。”

“投胎?”

药慎行还是一副淡淡地表情,垂着眼,开口却带出一丝不舍。

“临走前……想送你份礼。”

不等对方反应,药慎行便拿起桌上的工具。


这是药慎行的独门绝技。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宛如接引登仙一般。

许一城看着药慎行,感觉眼睛有些湿。


他记起自己活着的时候,对药慎行说的最后一句话:


“可惜,再也没机会看一次你的‘飞桥登仙’了。”


评论(17)

热度(60)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久任 转载了此文字